Life of Pi

看完少年派之后不得不写一些东西了,酝酿了很久,一直在想这部电影究竟告诉了我些什么。很多人看电影就是仅为娱乐,最能取悦他们的电影价值最高。但我认为电影里承载的思想才是电影的价值所在,真正好的电影可以为现实中茫然而不知所措的人们指明一条出路。

看了很多关于少年派的影评,有大师级深刻入骨分析全片的,也有寥寥数语仅表达自己感慨的。但总是觉得缺点什么,这些影评都太过于着重突出这部电影,反而疏忽了这部电影的受体–观众,从而让人对这部电影的价值不甚明确。

我看电影时总是喜欢将自己与电影联系起来,在现实与电影中建立起映射,借此反思自己的人生。看少年派时,我总觉得派身上有我自己的影子,挥之不去。儿时的派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信教徒,而我作为一个无宗教信仰的人,对那时候的派一点感觉也没有,只是一个内心软弱,依靠信仰神灵藉以自慰的人罢了。可当第一次派被他父亲逼着亲眼目睹帕克咬死羚羊的全过程时,我开始想这便是所谓的成长吗?粗暴地打破一个孩子关于世界的美好向往,便是让他尽快地成长起来吗?

当派用蹩脚的英语说着“I’m sorry”。拿着斧子向鬼头鱼砍去时,他彻彻底底地臣服于了现实。现实就是那么残酷,就算寄希望于三相神之一的毗湿奴的梦,它也还是那么残酷。派麻木地吃下一片片鱼肉,虽然这个故事已经经过了派这般的美化,可还是显得那般残忍。他吃下的是身体赖以生存的肉,而丢下的是自己最为真挚的灵魂。